欢迎来到探花郎汉服网!

《放妻书》-唐代的离婚协议

来源: GEO视界 作者:GEO 发布时间:2019-05-05 22:54:19

代处于封建社会的繁荣时期,又属“开放型”社会,女性地位较高,使唐人婚姻呈现出历史上少有的开放特点。《唐律·户婚》规定:子女未征得家长同意,已经建立了婚姻关系的,法律予以认可,只有未成年而不从尊长者算违律。

唐代离婚亦极为常见,再嫁不以为非,《唐律·户婚》对离婚有三种方式:一、协议离婚。指男女双方自愿离异的所谓“和离”:“若夫妻不相安谐而和离者,不坐”。二、促裁离婚。指由夫方提出的强制离婚,即所谓“出妻”。三、强制离婚。夫妻凡发现有“义绝”和“违律结婚”者,必须强制离婚。


放妻书》之一


  「“盖以伉俪情深,夫妇义重,幽怀合卺之欢,须□同牢之乐。夫妻相对,恰似鸳鸯,双飞并膝,花颜共坐。两德之美,恩爱极重。二体一心,死同棺椁于坟下。三载结缘,则夫妇相和。三年有怨,则来作仇隙。今已不和,想是前世怨家。眅目生怨,作为后代增嫉,缘业不遂,因此聚会六亲,夫□妻□,具名书之。□归一别,相隔之后,更选重官双职之夫,弄影庭前,美逞琴瑟合韵之态。解□舍结,更莫相谈。三年衣粮,便献柔仪。伏愿娘子千秋万岁。”」


时次×年×月日

(注:1990年出土的唐代12件《放妻书》文献之一,文中方框为缺失文字)

其文遣词风雅、语气温柔。虽说离婚,却好聚好散,让人不得不佩服唐人先进的感情态度与婚姻观,以及那个时代的胸襟与气度。

通篇看下来并没有什么委屈与哀怨,反之则是感怀妻子一直以来的照顾和付出,并奉上美好的祝愿。这不禁让人感受到古代时候的情深意重。

这还不算,后面还有抚养问题——“三年衣粮,便献柔仪”,离婚后男方还要再负担女方三年衣粮,而且一次付清!

所谓《放妻书》,就相当于今天的离婚协议书。


放妻书》之二


  「“某李甲谨立放妻书。盖说夫妇之缘,恩深义重,论谈共被之因,结誓幽远。凡为夫妇之因,前世三年结缘,始配今生夫妇。若结缘不合,比是怨家,故来相对。妻则一言十口,夫则反目生嫌。似猫鼠想憎,如狼羊一处。既以二心不同,难归一意,快会及诸亲,各还本道。愿妻娘子相离之后,重梳婵鬓,美裙峨眉,巧逞窈窕之姿,选娉高官之主,解冤释结,更莫相憎。一别两宽,各生欢喜。于时年月日谨立除书。”」


  这则《放妻书》中我们看到,离婚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妻子“一言十口”,久而久之丈夫生出嫌怨。


  这里“一言十口”也许并非搬弄是非的“多口舌”,也许只是单纯的婆婆妈妈、唠唠叨叨,使丈夫不胜其烦,于是渐渐两人关系如猫鼠相斗,心意不合。


不如好聚好离,最后丈夫还祝愿妻子能够凭借自己的姿色另嫁良家,既然分别,即忘记曾经的憎恨与心结,另在他处寻找自己的幸福。

从史实来看,提出离异者也不只是夫方,妻方提出离异的也很常见。婚再嫁的难易和贞节观念的强弱,是衡量婚姻关系自由开放程度的一个重要标志。

从唐代看,离婚改嫁和夫死再嫁,并未受贞节观念的严重束缚,它与前朝的“从一而终”和后代的“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形成鲜明的对照。


4.jpg

但不同的是,那个时候的“离婚协议书”可不是今天这样冷冰冰的明文戒律,而是真真切切的情深意重

古代离婚的规定简称为“七出三不去”,该规定始于西周,后经不断完善,于唐代被列入《唐律疏议•户婚》。“七出”分别为“无子”、“淫佚”、“不事姑舅”、“口舌”、“盗窃”、“妒忌”和“恶疾”,意味着以上七中情况但凡有一,即可去妻


•无子

在古代家族社会,无子可是触犯了最大的禁忌,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唐律疏议•户婚》中有所规定妻子若五十岁还未生产,丈夫便可名正言顺地休妻。


3.jpg

•淫佚

淫佚即纵欲放荡,作为离婚之第二条标准,是古代礼法对女性贞操的片面要求。对以繁育后代为重任的女性必有“防淫”之必要,它的要求体现在妇女生活的方方面面。

一是重视男女之别,通过严格限制女性从事外事活动来防淫。二是剥夺婚姻自主权。通过“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限制来防淫。三是推行“从一而终”。失节妇人在古代社会,是为人所不容的,故为出妻之第二条件。


放妻书》之三


  「“夫妻相别书一道。盖闻人生一世,夫妻语让为先。世代修因,见存眷属。夫取妻意,妻取夫言。□夜□事奉郎姑叔伯,新妇便得孝名,日日即见快欢。今则夫妇无良,变作互逆之意不敬翁嫁,不敬夫主,不事六亲,眷属污辱,臬门连累。兄弟父母,前世修因不全,弟互各不和目。今议相便分离。不别,日日渐见贫穷,便见卖男牵女。今对两家六亲眷属,团坐亭藤商量,当便相别分离。自别以后,愿妻再嫁富贵,得高夫厶,不再侵凌论理,一似如鱼得水。任自波游;马如捋纲任山丘。愿君不信前言者,山河为誓,日月证明。愿君先者,男莫逢好妇,女莫奉好夫。”


 

  此两则内容格式大同小异,都在讲述夫妻原本恩爱美满,却因为感情不和,又与家庭成员不和睦而分开,并祝愿对方的内容。值得注意的是,最后一则中结尾处“男莫逢好妇,女莫奉好夫”表达了对违反此放妻书中对祝愿对方幸福的誓言的诅咒性惩戒意蕴。


•不事舅姑

“舅姑”并非“舅舅和姑姑”,而是“公婆”。不侍奉公婆的女子,不仅被认为是不孝之女子,而且还是违逆了天经地义的做人之德。女子在室顺父母,出嫁则顺舅姑。礼制认为妇顺,而后“内和理,内和理而后家可长久也”。对舅姑的无条件照顾与无条件顺从,是妇德的重要内涵,不守妇德,必然会被“出妻”


2.jpg

•口舌

顾名思义,“口舌”即为多嘴多舌,爱说闲话。搬弄是非的“长舌妇”往往到如今都是人们诟病的对象。将“口舌”列入“七出”,便是告诫女子要以温顺娴静、沉默少言为美,不参与家庭是非、搅乱家庭关系、秩序为为妻之道。反过来,多口舌之女子必定被夫家所唾弃。


《放妻书》之四


  「“盖闻夫妇之礼,是宿世之因。累劫共修,今得缘会。一从结契,要尽百年。如水如鱼,同欢终日。生男满十,并受公卿。生女柔容温和,内外六亲欢美。远近似父子之恩,九族邕怡,四时如不曾更改。奉上有谦恭之道,恤下无党无偏。家饶不尽之财,妯娌称长延之乐。何乃结为夫妇,不悦鼓瑟,六亲聚而咸怨,邻里见而含恨。苏乳之合,尚恐异流,猫鼠同窠,安能得久。二人违隔,大小不安。更若流连,家业破散,颠铛损却,至见宿获不残。擎鏊筑瓮,便招困弊之苦。男饥耕种,衣结百穿。女寒绩麻,怨心在内。夫若举口,妇便生嗔。妇欲发言,夫则拾棒。相曾终日,甚时得见。饭饱衣全,意隔累年,五亲何得团会。干沙握合,永无此期。羊虎同心,一向陈话美词。心不和合,当头取办。夫觅上封,千世同欢。妇娉毫宋,鸳鸯为伴。所要活业,任意分将。奴婢驱驰,几□不勒。两供取稳,各自分离。更无□期,一言致定。今诸两家父母、六亲眷属,故勒手书,千万永别。忽悠不照验约,倚巷曲街,点眼浓眉,思寻旧事,便招解脱之罪。为留后凭,谨立。”


 

  这则《放妻书》中,我们看到了夫妻感情变质。为生活琐事而争吵,同床异梦,如同猫鼠的关系。这也导致了家内六亲不和,邻里生出怨恨,家业破败,困蔽不堪,这是雪上加霜的事情,离婚便是对两人以及两家的解脱。与上一则不同的是,我们还看到了对家产的分割,以及所书写人为第三方人士这一不同之处。上一则中,祝愿语从内容看来仅仅是出自丈夫口吻,而这一则中是夫妇对双方的祝愿,颇有些男女平等之意。


1.jpg

 

相关知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