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探花郎汉服网!

在唐代婚礼中宴请宾客都吃什么?

来源: 凌烟汉文化社 作者:陈小明 发布时间:2019-05-05 22:03:47

 婚礼——当然有的人根据《礼记》称为“昏礼”——自古以来呢,都是人生中的一件大事,毕竟不论哪个朝代的人都结婚(废话)。论资料来说,明清时期的婚俗资料最为齐全,不过同学问的是“唐代婚礼”,那真是差点为难我小明了。不过,没有金刚钻,我也不会揽这瓷器活。

先说说“唐代婚礼吃什么”这个问题。关于这个问题,我专门请教了陕西师范大学隋唐史专家于赓哲教授。于教授答复很简单:“没什么特殊食品,就是平时比较好的食物。”

不过末了,于教授又补了一句:“撒帐时候撒枣子和栗子,取谐音‘早立子’。”(撒帐:结婚时的一种仪式,就是在婚床边上撒东西。)

好,那么基本可以明确一点,那就是唐代婚礼时,没有什么特殊的专门食品,也就是平时比较好的东西拿出来做宴。所以“唐代婚礼吃什么”这个问题,实际上就是“唐代人平时有什么好次哒~~~”。这可就有的说了。

有一点需要先了解,那就是我们今天吃的大部分东西,历史都不会超过三四百年。比如什么青椒肉丝、炒土豆丝、西红柿炒番茄(大误)、水煮花生、烤地瓜、葵花瓜子等等,在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前,基本就不要想了。

如果是唐代,甚至连豆腐、豆腐干之类的也没有,所谓汉淮南王发明豆腐一说虽流传甚广,然查无实据,《淮南子》只字未提,不论是豆腐还是豆腐别名“黎祁”、“来其”都未出现。唐以前也从未见有食用豆腐记载,五代至宋代始有豆腐的记载,而所谓淮南王之说也是起于宋代。

不过放心,唐代人至少比前朝那又幸福不少了。

比如已经广泛流行的胡饼——一种烤制的大饼——有的会有馅,如果想不明白,就去新疆饭店买个囊,边啃边想。还有VIP版,一层囊一层羊肉,一层囊又一层羊肉,放上花椒豆豉,厚厚一大个(巨型的金拱门巨无霸汉堡?),叫做“古楼子”。

唐代胡饼

除了胡饼之外,还有一种面点叫饆饠(也称“毕罗”),有肉馅也有水果馅。不知道那时候有没有“甜咸之争”。

胡饼是烤制的,蒸制的称“蒸饼”,类似今天的馒头。古代的馒头是可以有馅的,而蒸饼往往没馅,这个算是古今颠倒的例子吧。到了宋代,为了避宋仁宗赵祯的讳,更名“炊饼”。

有的同学可谓“无肉不欢”,而唐代也少不了肉。但是和今日不同,唐代主食羊肉。

说到肉,那又可以多说几句。一般而言,有这样一个规律,那就是“农耕文明不吃牛,游牧文明不吃猪”。因为对于农耕文明而言,牛是生产工具,印度至今还保留着对牛的崇拜。而游牧文明不停地迁徙,猪就没法养了,只适合马、牛、羊之类放养的动物。而且吃猪肉这事,看起来简单,但实际上考验的是一个文明的综合科技水平。首先,猪得劁,也就是阉,使猪失去了生殖机能,性情变得驯顺,便于管理、使役、肥育和提高肉的质量。这实际需要一定的医疗技术(毕竟算.....外科手术?)。其次,猪肉烹制需要佐料与炊具。想想东坡肉的制作过程,油盐酱醋、锅碗瓢盆,看似简单,但也是民族生产力与技术水平的体现。关于古代如何养猪、喂猪,我曾经写过一篇专门的介绍性文章,鉴于有些重口,为了大家愉快吃肉,在此也不多说了。

唐代虽然吃猪肉,但是还是以羊肉为佳,而且唐代人认为,猪肉吃多了要“病风”,也就是高血压(好像没毛病)。

举个唐代亲王每月伙食的例子:

“每日细白米二升,粳米、粱米各一斗五升,粉一升,油五升,盐一升半,醋二升,蜜三合,粟一斗,梨七颗,苏一合,乾枣一升,木橦十根,炭十斤,葱、韭、豉、蒜、姜、椒之类各有差。每月给羊二十口;猪肉六十斤;鱼二十头,各一斤;酒九斗。”——《唐六典·卷四》

每月,羊二十口,猪肉只有六十斤,差距体会一下。另外注意,没有牛(前面提到的农耕文明因素,而且唐代还编了很多关于吃了牛肉不得好死的故事吓人,怕怕)。还有一点很有趣,那就是唐代规定“若羊至厨生羔者,放长生”。果然是“君子远庖厨”,心存恻隐那么只能少顿肉吃啦。

唐代还有一种待客上品美食,叫做“雕胡饭”,实际上就是“菰米饭”。菰米是一种多年生浅水草本植物的籽,无法人工种植,只能野生捡拾。但是到宋代之后就逐渐消失,明代就绝迹了。原因是一场生化危机——宋代后,中国的菰受到了黑穗病菌寄生菌的侵袭,便不结菰米了,但是菰的嫩茎因感染而膨大,人们称之为“茭白”。(|| ゚Д゚)

唐代的南方人则“鱼肉为命”,吃各种生鱼片、芡实米(今天还有各种芡实糕)、蛙、蚌之类。北方人笑南方人吃的野蛮,南方人笑北方人吃的腥膻。

2.jpg

但有一样东西,南北方都爱吃,那就是“汤饼”(汤面条),而且按规定官府衙门食堂必备。而夏天吃的冷面,就叫做“冷淘”,对,就是那个“冷淘”。同样的,饺子也有了。

3.jpg

一个是豆,另一个是面,都能衍生出大量好吃的玩意。面点的发达,意味着食品花样繁多。唐代的点心叫“果子”,今天日本依旧保留了这个词。另外,由于与西域交流的密切,制糖术从印度传入。原本中国只有两种甜味剂:蜂蜜、麦芽糖。至此又多了一样:石蜜,也就是红糖。当然,很久之后改进红糖技术,进一步提纯出白糖,然后又传回印度。所以梵文中的糖为sarkarā,唐代翻译为煞割令后来 sarkarā传入其他印欧语系语言,演变出德语zucker,法文sucre,英文sugar但梵文里白糖一词却是“cīnī”(中国的)。梵语 cīnī,即后来演变为德文kandieren,法文candi,英文candy。那又是后话了。(详见季羡林《糖史》)点心如果与糖结合(*/ω\*),完了完了,体重又要失控了。

 

Σ (゚Д゚;) 

讲了吃,再说说喝。

正所谓“年年战骨埋荒外,空见蒲桃入汉家”,不过至少说明,唐代时葡萄及葡萄酒从西域引入了,不喝酒的人也会喝葡萄浆,也就是类似葡萄汁。除了葡萄酒之外,还有很多名酒。

“郢州之富水,乌程之若下,荥阳之土窟春,富平之石冻春,剑南之烧春,河东之乾和蒲萄,岭南之灵谿、博罗,宜城之九酝,浔阳之湓水,京城之西市腔,虾蟆陵郎官清、阿婆清。又有三勒浆类酒,法出波斯。三勒者谓庵摩勒、毗梨勒、诃梨勒。”——《唐国史补》

这里面一些名词大家应该有所耳闻,比如剑南春、比如三勒浆、比如蛤蟆陵(ノ´▽`)ノ♪。。。。。。不过虽然这么多酒,不过有一点可以明确:当时的酒的度数不会超过23度,一般最多也就十来度。因为在实验室条件下,酒精含量达到23%时,酵母菌便不再生长了。所以这是自然酿造酒的度数极限。若想进一步提高酒精度,那就只能蒸馏提纯,但蒸馏酒的技术,大约是元代才从西方传入的。讲到这里,再提一句,《水浒》中所谓“三碗不过岗”,可能就是蒸馏酒刚刚传入中国时的故事,蒸馏酒一碗的酒精量起码抵五碗发酵酒,所以武松按照发酵酒的量去喝蒸馏酒,结果发酒疯打死了国家保护动物。从这点也可以大致推得,《水浒》成书年代,以及“武松打虎”这个故事的编造时期了。( ̄▽ ̄)~*

除了酒,还有茶。虽然我国有着悠久的喝茶历史,但是像今天这样喝“散茶”(也就是抓一小撮泡着喝),取是明代之后才有的规定。宋代喝抹茶,结果越弄越玄,越喝越金贵,明太祖认定属于迂腐奢靡的旧风气,遂禁了抹茶,只准喝散茶(想不到今天的散茶也是如当年抹茶覆辙啊)。宋代抹茶传入日本,一直也是上层一小撮人才享受得起的玩物。

实际上,在汉代,喝茶和喝菜汤没有区别。魏晋时的《广雅》云:“荆巴间采叶作饼,叶老者饼成,以米膏出之,欲煮茗饮,先灸,令赤色,捣末置瓷器中,以汤浇覆之,用葱、姜、橘子芼之,其饮醒酒,令人不眠。”到了唐代,流行的喝茶法,依旧是将茶叶加上葱、姜、枣、橘皮、茱萸、薄荷,一锅煮,反复煮并去沫,类似火锅汤底。今天云南白族的“三道茶”就大致保留了这种风味

当时基本都这么喝,但有一个人勇敢地表达了自己的意见:“这尼玛不就是阴沟水吗?”(“斯沟渠间弃水耳。”——陆羽《茶经》)。所以要不说人家是茶圣呢,引领了喝抹茶的新风尚,第一,茶叶磨粉,第二,不加佐料。正因为不加佐料,所以喝茶才开始强调水质。古代人喝水也可怜,尤其是洛阳、长安这种动不动好几百年的大城市,城中的井水都是“水皆咸卤,不甚宜人”,所以不得不稍微挪一挪地方。

至于为什么地下水会“咸卤”,吃喝拉撒,慢慢下渗,你懂的嘛~~~= ̄ω ̄=

以上所说的,总体上算是一般中产人家的吃食,至于权贵们的享受,永远是超前于时代的。

明代百科《说郛》中记载,韦巨源升任尚书左仆射yè(相当于宰相级别)宴请唐中宗,留下了一份长长长长长的菜单,这就是著名的《烧尾食单》,基本上是利用当时的食材与食品加工制作登峰造极技术的顶点。

举其中几个菜为例吧。

巨胜奴:蜂蜜奶糕。

贵妃红:加味红酥,酥皮点心。

婆罗门轻高面笼蒸:一听名字就知道是印度贵族食品,大致类似今天甜发糕。

通花软牛肠胎用羊膏髓:用羊骨髓加上其他辅料灌入牛肠,做成的香肠一类的食品。

光明虾炙:把活虾放在火上烧烤,使其光泽鲜明透亮,味道香酥可口,故称“光明”。

生进二十四气馄饨:二十四种馅料做的二十四种形状的馄饨。

同心生结脯:将生肉切成薄片之后打一个心形的结(所以说肉片要很薄很细长……),再风干成为肉脯。

见风消油浴饼:在面粉或米粉中和入糖、蜜等,制成薄皮。要吃的时候将薄皮揪成小片下油炸。

金银夹花平截剔蟹细碎卷:将螃蟹煮熟,蟹黄蟹肉剔出,夹在蒸卷里面,然后切成小段。蟹黄金黄,蟹肉雪白,“金银夹花”由此得名。

赐绯含香粽子:是一种内含香料,外淋蜜水并用用红色饰物包裹着的粽子。

甜雪:一种用蜜用火烤,调制的酥脆甜饼,能达到入口即化的程度,因此称为“甜雪”。

乳酿鱼完进:用羊奶烧整条鱼。注明“完进”就是要将鱼完整一条呈上。

葱醋鸡:把鸡蒸熟后调以葱、醋,与今天的清蒸鸡有些像。

汤浴绣丸:用肉糜和鸡蛋拌在一起做成丸子再煮。

缠花云梦肉卷镇:将肘子肉卷成卷,压实再切片,肉片上就会有压制形成的花纹,称为“缠花云梦肉”,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酱肘花”了。

暖寒花酿驴蒸:用黄酒及其它作料浸泡驴肉,然后上笼蒸。

八仙盘剔鹅作八副:用鹅肉以及鹅身上的零部件做成八种凉菜,共同拼成一盘。

玉露团:雕花奶酥。

西江料:粉蒸猪肩胛肉屑。

。。。。。。。。。。。。。。。

除了食材、做法上登峰造极,有的人甚至连做饭用柴还是用碳,用什么样的碳都要讲究。

至于老百姓嘛,不要说米饭,能在太平日子里最多吃点糙粟米,泡点茶汤,就不错了。

生产力就那么点,一部分人如此胡吃海塞,那也勿怪“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了。如果遭了饥荒,连田地也没有,那么自然就是“是岁江南旱,衢州人食人”。韩愈当初苦读,已经年纪不小,考了三次都失败,最后好不容易才中了进士,做了监察御史。结果德宗贞元十九年冬,关中遭灾,京兆尹欺瞒不报反而横征暴敛,天子脚下饿殍遍野,韩愈实地勘察痛心疾首,当晚回府衙写就《御史台上论天旱人饥状》。

结果却是,韩愈十二月就被贬到广东阳山当县令。

太平吃粟,灾荒吃土,兵乱吃人。这就是唐朝底层百姓的菜谱。

不好意思,不小心沉重了。

但实事求是地说,历史本身从未轻松过。不过也没那么绝望,韩愈虽然没有改变那个世界,可至少,那个世界也不曾改变韩愈。

 

相关知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