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探花郎汉服网!

只有唐代女性开放?宋朝妇女表示不服

来源: 国家人文历史 作者:吴钩本人 发布时间:2019-01-24 14:00:27

 许多人都相信:大唐是一个开放的时代,所以女性的服装华丽、奔放、性感——这个印象大概来自《满城尽带黄金甲》《武媚娘传奇》之类的影视作品,而入宋之后,由于程朱理学的兴起,个人的自由受到束缚,女性的服饰风格开始变得拘谨、呆板。甚至还有人演绎说:“宋朝服饰保守,穿着也较麻烦,层层叠叠,像包粽子似的把美丽的女人包裹起来。也许是宋朝人的思想太狭隘,生怕自己的老婆被别的居心不良的男人偷瞧了去,所以一改唐朝大胆前卫的作风,用服饰将女人包裹了起来。”

 

每当看到这样的说法,我就有点忍俊不禁。网友这么想当然也就罢了,一些研究者也持类似的看法,就很不应该了。

 

20世纪60年代,荷兰汉学家高罗佩(对,就是那个写《大唐狄公案》的荷兰小说家)出版了一本《中国古代房内考》(是房内考,不是房事考),里面比较了唐宋女性服饰的差异:

 

值得注意的是,(唐朝)女子的脖子是裸露的,大部分胸部也常常裸露在外。尤其是舞女更是如此。……显然唐代的中国人并不反对袒露颈部和胸部。可是在宋代和宋以后,胸部和颈部都先是用衣衫的上缘遮盖起来,后是用内衣高而紧的领子遮盖起来。直到今天(指1960年代),高领仍是中国女装的一个显著特点。

 

高罗佩毕竟是外国人,也许写作时未能接触到更多的宋代绘画,因而才得出宋代女性的“胸部和颈部都遮盖起来”的结论。

 

其实很多宋画都可以说明高罗佩之论未免有些目食耳视。

 

这几年我接触了一些宋代风俗画,图像史料上的宋朝女性装束,比文献记录更直观、更真切地向我们展示了宋代女子的服装审美风格。南宋刘松年的《茗园赌市图》(台北故宫博物院藏),画有一名提茶瓶市井女子,你看她的着装,内衣外穿,酥胸微露,哪里有半点裹得严严实实的样子?

1.png

 

有人或许要问了,做小生意的市井女子为了招徕顾客才穿得这么暴露吧?就如现在台湾的“槟榔西施”之类。那好,来看其他的宋画——南宋梁楷的《八高僧故事图卷》(上海博物馆藏)中,有一名汲水的女子,着装性感大方,可以看到她的红色内衣与半个丰满的胸脯。梁楷的另一幅作品《蚕织图卷》(黑龙江博物馆藏),画中的普通家庭妇女,穿的也都是低胸的上装,露出贴身的内衣。

2.png

梁楷《八高僧故事图卷》局部

 

3.png

梁楷《蚕织图卷》局部

即便是宋人笔下的道姑,也不是“像包粽子似的”将自己的身体包起来。北宋何充《摹卢媚娘像》(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上的道姑卢媚娘,身穿的是对襟低领道袍,里面的抹胸略略显露了出来。虽然卢媚娘是唐人,但宋人笔下的卢媚娘形象,透露的应该是宋代的道姑服装信息。还有,南宋张思恭《猴侍水星神图》(美国波士顿艺术博物馆藏)、北宋武宗元《朝元仙仗图卷》(美国私人藏)上的女神,分明也都是低胸装,显然在宋人的观念中,并不认为低胸装会亵渎了神仙。

 

4.png

武宗元《朝元仙仗图卷》局部

 

而在引领女性审美潮流的宋朝上流社会,女子“内衣外穿”就更是时尚了。这一点可以从宋词中看出来。北宋诗人赵令畤有一首《蝶恋花》小词,描写了一位娇羞的贵家闺中少女:

 

锦额重帘深几许。绣履弯弯,未省离朱户。

强出娇羞都不语,绛绡频掩酥胸素,黛浅愁红妆淡伫。


请注意“绛绡频掩酥胸素”这一句,是说那位少女穿着素雅的丝质抹胸。

 

还有一位诗人北宋毛滂,听歌妓弹唱琵琶曲,也写了一首《蝶恋花》:


闻说君家传窈窕。秀色天真,更夺丹青妙。

细意端相都总好,春愁春媚生颦笑,琼玉胸前金凤小。


这句“琼玉胸前金凤小”,是说歌妓穿的抹胸绣着小小的金凤图案。

 

这些香艳小词描写的抹胸,就是宋朝女性的贴身内衣。宋人对抹胸极讲究,从出土的文物看,抹胸材质多为罗、绢、纱;从传世的宋代图像看,抹胸颜色多为鲜红、粉红、橙色;抹胸上面往往还绣有花朵、鸳鸯等装饰图案。北宋大理学家程颐的伯祖母有一件“珠子装抹胸,卖得十三千” ,值十三贯钱,相当于今天六七千元。内衣这么讲求美观,自然是为了在众人眼里显得大方得体、漂亮动人。诗人毛滂为什么能够知道弹琵琶的歌妓穿着绣了金凤图饰的内衣?无非因为,按宋朝社会的时尚,女子内衣是可以露出来的。

 

南宋初诗人陈克也写诗描绘了一件绘有山水图画的抹胸:


曹郎富天巧,发思绮纨间。规模宝月团,浅淡分眉山。

丹青缀锦树,金碧罗烟鬟。炉峰香自涌,楚云杳难攀。


这件女性内衣出自当时的“服装设计师”曹中甫(诗中曹郞)之手,制作非常精美。值得注意的是,陈克此诗的题目《谢曹中甫惠著色山水抹胸》,以及诗的下半部分:


我家老孟光,刻画非妖娴。绣凤褐颠倒,锦鲸弃榛菅。


原来,曹中甫做了一件抹胸,作为礼物送给陈克的妻子,陈克写诗致谢。

 

 

可见宋人观念之豁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