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探花郎汉服网!

三国时期婚姻有哪些类型?真的充满传奇色彩和勾心斗角吗?

来源: 微信 作者:敬书历史 发布时间:2020-02-05 17:07:01

婚姻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三国时期的婚姻经后世文学作品演绎出许多充满传奇色彩的或惊心动魄、或勾心斗角、或缠绵悱恻的经典故事。绝代美女貂蝉、巾帼英雄孙尚香、姐妹花江东二乔都是中国文学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那么,现实中的三国婚姻又是如何呢?

 

三国婚姻类型

三国婚姻形式呈现多样性、交叉性、复杂性的特点,但归根结底不外是经过婚姻双方同意的聘娶婚和仅满足一方(主要是男方)意愿的掠夺婚。中国古代最为常见的婚姻类型之一,指男子以聘的程序而娶、女子以聘的程序而嫁的婚姻形式。《白虎通》曰:“男不自专娶,女不自专嫁,必由父母,须媒妁何?男女双方当事人没有婚姻自主权,婚姻由父母兄长决定。三国时期也十分讲究聘娶,往往是门当户对的家族所采取的扩大巩固家族利益的婚姻形式,也是在一定政治利益驱使下所采取的最主要的婚姻形式。不论是一般聘娶婚还是聘娶婚的特殊类型如续嫁婚、冥婚、世婚等在三国时期都表现出其浓厚的色彩。

1.jpg

续嫁婚,指妻死,娶妻之妹为继室的婚姻形式。续嫁婚往往是婚姻双方巩固政治利益的手段之一。后主刘禅先后二位皇后均为张飞之女,是为续嫁婚之典型;司马师、司马昭为与郭后勾结,先后将其女配郭后从弟郭惪;孙权二女先后嫁刘纂为妻。魏、蜀、吴三国均有续嫁婚事例,可见这种婚姻类型在当时较为常见。

冥婚,主要有两种形式,一曰迁葬,一曰嫁殇。迁葬是指生前非夫妇,死后各自已行葬礼,,迁葬使得二者相从;嫁殇是指男女在十九岁以下,生前无婚嫁,行婚嫁之礼合葬。可见这是一种特殊的丧葬形式,也是一种特殊的婚姻形式。《三国志.魏书.邓哀王冲传》:“冲字仓舒,年十三,建安十三年疾,太祖亲为请命,及亡,哀甚,为聘甄氏亡女与合葬。”夫妻合葬是中国古代最主要的丧葬形式,对于年少早亡的子女,父母以冥婚形式将子女以夫妻身份合葬,既表达了父母对子女之爱,更是三国时期人们深受汉代事死如生的丧葬观念影响的表现。

世婚,两个家族之间世代婚姻。三国时期动乱频频,世婚难以维系,其中最著名的是曹氏和夏侯氏之间的世代联姻,使得他们之间关系盘根错节、坚不可摧,成就了曹氏的千古帝业和夏侯氏一门难以企及的尊崇。

2.png

掠夺婚,指男子通过掠夺方式获取女子为妻的一种野蛮的强制婚姻类型。掠夺婚往往是战争的伴随物,女性在强权面前没有选择权,只能被动地接受命运的安排。三国时期社会动荡,婚姻形式扭曲,掠夺婚是十分普遍的。曹操、关羽、张飞都曾是掠夺婚的参与者或实施者。可见,在当时人们的观念中,作为一种较为普遍的婚姻形态的掠夺婚并非是可耻的行为。三国时期掠夺婚主要表现为在军事战争中战胜一方强行霸占战败方女子为妻妾。曹氏父子就是一边攻城略地,大肆屠杀,一边广纳美女,收为己有的代表人物。

掠夺婚的另外一种表现形式是依靠权势对容貌娇美女性的掠夺。此种掠夺婚在三国时期也是十分常见的。吴主孙皓因美人张布小女暗讽其为杀父之人而恼羞成怒,遂“棒杀之,后思其颜色问左右:布复有女否?答曰:布大女适卫尉冯朝子纯。即夺纯妻入宫。”一方诸侯袁术无意中看见冯氏女,遂将其据为己有。甚至张飞之妻也是掠夺得来,,《三国志.夏侯渊传》:“时霸从妹年十三四,在本郡,出行樵采,为张飞所得。飞知其良家女,遂以为妻。”

婚姻与政治

三国时代,群雄割据,长期分裂,战乱频繁。在这一特殊的历史时期,政治婚姻更是各个政治势力之间或内部加强维系的手段。君臣联姻,即通过与臣子联姻以巩固和加强统治地位是历朝历代君主采取的最普遍也最有效的方式。

君臣联姻,彰显出君对臣的笼络和恩赐,臣子也借机表达了对君主的忠诚,增强了统治阶级内部的凝聚力。三国时期也不例外。曹操本人虽有雄才大略,但他的帝王之路也并非一帆风顺,与袁绍、吕布、刘表、孙权、刘备等强敌的征战中依靠一人之力绝不可能,没有忠心耿耿的追随者难以成事。

与夏侯氏世代联姻是曹魏集团巩固政权、拉拢臣下的重要手段。夏侯氏既与曹氏同宗同源,,又是曹魏窃取东汉政权最重要、最得力、最忠心的追随者。拉拢夏侯氏既是对身份尊贵的皇亲贵戚的恩宠也是对忠勇功高的文臣武将的奖赏。《三国志.魏书.夏侯惇传》载:“初,太祖以女妻楙,即清河公主也。夏侯楙,即夏侯惇的二儿子。”曹操智囊之一、深受曹操倚重、才干卓绝的荀彧身世显赫,祖父荀淑在汉顺帝、桓帝时,知名当世,荀彧父亲荀绲为东汉济南相,叔父荀爽是东汉司空。荀彧跟随太祖南征北战,出谋划策,太祖以女妻彧长子恽,后称安阳公主。

刘蜀集团作为外来集团想要维持新旧势力之间的平衡、保持政权内部团结,是对新政权控制力和执行力的重大考验。蜀汉君主的婚姻问题呈现出新旧势力相互制衡、又相互平衡的态势。君主及其子女在这一问题上亦成为政治的牺牲品。刘备一生颠沛流离,终于于公元221年建立蜀汉政权,称霸一方。与孙权的联盟因荆州的归属问题和关羽之殇而陷入绝境,政治牺牲品孙夫人乘势还吴,作为帝王的刘备此时需要立一位皇后,选择与刘璋有婚亲关系的吴壹之妹、刘璋之弟刘瑁之寡妻为皇后无疑是结好刘璋旧部最有效的手段。

后主刘禅的婚姻亦充满政治性。后主刘禅于章武元年和建兴十五年先后纳老将张飞二女为皇后。后世不断有人讨论张飞二女的容貌问题,事实上,不论二女容貌美丑,这样的政治婚姻是不可避免的。刘禅太子刘璿与费祎女、刘禅女与诸葛亮之子诸葛瞻、费祎之子费恭的联姻也是蜀汉统治者努力协调新旧势力平衡的举措。

经过孙坚、孙策父子艰苦卓绝的努力,孙氏在江东虽已取得一席之地,有一大批文武要员支持和拥护,可叹二人英年早逝,孙权在如此情形之下接过父兄事业。当时东吴主要有三方势力:一是追随孙坚、孙策父子建立功业的忠诚旧部,如张昭、周瑜等;二是江东当地的世家大族;三是从长江北岸地区前来投奔的人士,如诸葛瑾、鲁肃等,这些人在江东不算少数。孙权除了在政治上对他们加以重用外,还利用婚姻的纽带将朝中各方势力紧密联系起来为其服务。

孙权先后将孙策三女配与吴郡顾邵(顾雍之子)、陆逊、丹杨朱纪(朱治之子),将其女配与吴郡全琮、朱据;孙权还将从兄孙辅女配会稽骆统;孙权以后孙氏君王同样注重与世家大族的联姻,如陆景(陆逊之孙)娶孙皓嫡妹,朱宣(朱据之孙)尚孙休女。如此错综复杂的婚姻网将孙氏与江东世族紧紧地连在一起,二者关系已融入骨血,不可分隔。

东汉末年,连年战乱,各个军事集团对中原展开旷日持久的争夺战中,人人都想在争夺战中分一杯羹,呈现你方唱罢我登场的局面。在这一特殊的历史时期,产生一种特殊的政治婚姻形式,即外交联姻。三国时期外交联姻的目的一般有三种:一是通过婚姻关系缓和敌对双方的关系,暂时缓解军事压力。官渡之战后,袁绍病死,其子袁谭和袁尚为继承权而反目成仇,袁谭战败逃回青州,派人与曹操接洽,缓解军事压力,不致腹背受敌。曹操素有消灭袁绍势力的野心,袁谭的行为正中曹操下怀,“遂为子整与谭结婚”但曹操借口其子和袁氏女未成年故未实行婚礼,也反映出曹操并无诚意与袁谭婚姻,仅仅是权宜之计。待曹操整合势力,时机成熟时便与袁谭断绝婚姻。

二是当在战争中处于劣势时通过婚姻关系寻求救援。先是袁术欲与吕布结成婚姻关系以为援助,此时吕布想起曾在袁术处受到冷遇,遂与袁术绝婚。建安三年,曹操围困吕布于城中,“布以棉缠女身,缚著马上,夜自送女出与术,与太祖守兵相触,格射不得过,复还城。”袁术子与吕布女完全是袁术和吕布手中相互挟制、结盟的筹码,当然,二人并未遂愿。

三是实力相当的集团之间通过联姻保持暂时和平、互不侵扰的关系。当然,这种关系也是不稳固的,待一方势力加强,这种关系即被打破。随着孙策在江南势力逐渐壮大,与袁绍的争斗还处在胶着状态,曹操担心孙策趁势而上对其造成威胁,故“以弟女配策小弟匡,又为子(彰)取贲女”孙贲是孙坚兄孙羌之子,与孙策是堂兄弟。刘备和孙权也曾通过婚姻关系达到暂时平衡。

赤壁之战后,刘备在诸葛亮的辅佐之下,势力增强,成为孙权不可小觑的一方诸侯。此时,孙权和刘备还保持着睦邻友好的关系。《三国志.蜀志.先主传》中记载孙权畏惧刘备,进妹固好。总之,三国时期,战争是常态,各方势力通过婚姻达成的和平往往是暂时的,待双方势力发生变化,这种和平必然被打破,这种婚姻是变态的婚姻形式,处在这种婚姻关系中的男女当事人也必然是可悲的。

相关知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