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探花郎汉服网!

又要选"国服"了?天知道我们为汉服当选付出了哪些努力

来源: 汉服 作者: 文论综合 发布时间:2019-03-14 12:04:32

3月10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孔子研究院院长杨朝明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他向大会提交了关于“举办国服评选,推出中华正装”的提案。

杨朝明认为,服饰风貌标识文化身份,一个民族的服装蕴含了特定的历史传统、文化内涵、审美基调和民族特色,体现着本民族的文化精神。在需要大力挺立中华民族文化自信的今天,中国不能没有自己的“国服”“正装”,“举办国服评选,推出中华正装”可以推动中华礼仪系统建设,唤醒中华文化精神,增强文化自信。

中国不能没有自己的“国服”“正装”,

杨朝明表示,近年来,随着文化自信与文化认同的提升,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中华民族须有自己的“国服”或“正装”,不少有识之士也进行了有益探索,在理论和实践上取得了一定的共识。

杨朝明建议,举行全国性的“国服评选”,在国家层面上统一协调,精心组织,可以成立专门的指导机构,统一研究部署,或通过“国服制作比赛”之类合适的方式进行评选活动,推出具有引导价值意义的“中华正装”(或称“国服”“华服”)。

具体来看,比赛可通过地方推荐的形式,首先由地方选拔,逐级推荐,以推动各地关注“中华正装”问题,营造舆论氛围,形成探索热潮,推动文化认同;要立足于历史与时代的高度,各级比赛充分注意把握历史的长度、时代的宽度,吸收邀请服装、艺术、历史、文化等各领域专家参与,作为活动的指导与引领。最终推出一批优秀作品,作为“中华正装”的推荐方案。

 

看到这里,不少同袍肯定又大喘一声,因为其实“国服之争”早就有之。2008年,奥运会服的设计稿里就出现了汉服。

奥运会服的设计稿里就出现了汉服

2009年,全国政协委员李延声在提案中建议设计“中华服”作为国服。2013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宋心仿连续第三年建议设计民族特色国服,全国政协委员徐利明和盛小云建议明确中山装为中国人的正装。


作为国服的备选项之一,汉服尤其受到年轻一代的热捧:2005年,各地方、大学汉服社如雨后春笋成立,致力于汉服的复兴和传统文化的弘扬;2009年,在百度贴吧里搜索“汉服”,已经可以找到“汉服吧”、“汉服制作研习吧”等,各个省几乎都有自己的汉服吧……然而,从国情来看,中国不是单一的汉民族国家,而是一个拥有56个民族的国度。文化的多元,让提炼出一套融合各民族文化元素的国服,变得十分困难。


据相关报道,历届两会代表先后至少提出6份与“汉服”相关的议案(不排除有其它未获媒体报导的汉服议案),其中人大3份,政协3份;最早是2007年的,最近是2017年的;有一年两份议案的,有一人先后提两份议案的;有明确汉服的定义的,有美丽的错误的;分别从形制、作用、产业、民族自信等多角度着手,希望汉服能得到国家重视,从而助力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中国复古式学位服

一、2007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叶宏明提议确立汉服为国服,刘明华建议汉服系列的中国式学位服

 

4.png

二、2013年和2014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张改琴连续两年呼吁:“推广和普及汉族服饰是保障中华民族文化特性、培养民族文化品性和建立民族文化标示的有力措施。”

三、2015年, 全国人大代表、绍兴市委书记钱建民谈及去年去南斯拉夫、意大利等欧洲国家访问的经历,“每一次正规场合,我都身着一身汉服。” (钱建民对汉服形制亦有误解

四、2017年,全国人大代表、江西恩达麻世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邱新海建议,以麻纺为载体,大力支持汉服文化产业发展。

 

5.png


直到2017年,中办、国办日前印发的《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指出:“实施中华节庆礼仪服装服饰计划,设计制作展现中华民族独特文化魅力的系列服装服饰。”才把“传统服饰”这一定义深化为“中华节庆礼仪服装服饰”,并以此方向助力推广。

徐娇身穿红色汉服和鹿合影

一种看法认为:推出当代“国服”正当其时


商周的上衣下裳、秦汉的袍服、隋唐的高腰襦裙、明代的凤冠霞帔、清朝的马褂、民国的中山装……这些为世人熟知的服装种类不仅体现了不同时代人们的身份、职业、地位,也深深镌刻着中华民族文化传承的烙印。


《左传》注疏有云:“中国有礼仪之大,谓之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由此可见,华夏民族的称谓正是来源于服饰文明,中华成为礼仪之邦也与衣冠文明有着密切关系。服饰在中国历史文化中的意义已远远超出避寒遮羞的实用性,更是礼仪制度和时代文明的鲜明载体。


全球化的今天,拥有几千年传统服饰文化的中国在全球只是服装制造和加工的大国,但不是服饰品牌或服装创意的强国。原因之一就是代表中国文化的中式服装及其品牌在世界舞台上影响不够。


日本的和服、越南的奥黛、印度的纱丽……这些民族特色服饰已经被全世界所熟知,成为一个国家的象征性符号。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李薇表示,许多参加外事活动的中国人都希望能穿着具有本民族特色、带有一定仪式感和文化包容性的服装出席重要场合,但遗憾的是在我国这样的服装暂时没有。我国外交人员多数场合都穿西服,可西服在某些场合并不合适。她认为,在中国国际地位不断提升、外交活动日渐频繁的今天,确定一款“国服”十分必要。


 

北京服装学院副教授楚艳认为,首先,服饰是华夏文明重要的一部分,凝结着中华民族的精神和风采,今天的民族复兴必然要求复兴传统服饰文化。其次,当代中国人穿着属于本国的中式服装也是身体力行展现民族自豪与自信的重要手段。同时,国服作为礼仪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国家治理的重要工具和文明发展的标志。所以,当前恢复中国传统服饰文化,推出属于当代中国的“国服正装”,是非常必要和有现实意义的。

 

一种看法认为:推出当代“国服”正当其时


一种看法认为:“国服”设计不能一味仿古


中国传统服饰文化几千年来绚烂多彩、丰富多样,当面对推出中国当代“国服正装”这样的议题时,可能最大的困惑是:“国服”设计的起点到底是什么?


“结合中国复杂而丰富的历史民族特性,当代‘国服’应该融会贯通不同时期、不同民族的中国传统服饰,在中华传统文化系统中探寻中国服饰的文化基因。而更重要也更难的是如何用现代创新的手法将这些基因进行重组和变革,既要展现中国传统的审美精神,又要适应当代国人的审美和穿着习惯。”楚艳判断,短时间内恐怕很难有某种特定的、单一的式样成为“国服正装”的固定模式,应以包容开放的心态来展现当代中国风格服饰的多样性。


几千年的中国服饰,无论是褒衣博带还是立领盘扣,这些具象的服装造型、纹饰图案都仅是服饰的外在形式,真正让这些形式千变万化的是其背后的审美精神和文化气质。因此,当代的“国服”不能将继承传统简单地等同于模仿传统服饰的一些表面式样。


 

“简单地把过去的汉服、旗袍拿过来是不行的,‘国服’设计要既东方,又很国际。”李薇认为,“国服”的推出归根结底是一种国家行为,也是一项系统工程,一方面需要筛选或聘请具有较高设计水平的资深服装设计师组成设计团队;另一方面,也需要设计师深入研究了解如何使用我国精湛的传统织染绣工艺、缝纫工艺、图案寓意等,在此基础上结合现代人的生活方式,融合国际先进的服装设计理念,不断探索新型面料织造和高科技裁剪等,创新中国服装式样,从而展现今天中国人的文化底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