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探花郎汉服网!

明朝服饰之精美的明代纽扣

来源: 闲人集 作者:artxrt 发布时间:2019-01-31 16:35:14

《掛枝兒》是明代非常流行的小曲兒,有許多描寫男女愛情的內容,這支曲子將戀愛中的男女比喻成一副可分可合的紐扣,極有新意。

 

紐扣的出現非常早,自唐代以後在服飾上的使用更加普遍,南宋臨安就有專門經營“紐扣子”的小經紀。到明代,由於女性重視將頸部包住,在衣領處綴紐扣便很快流行了起來,甚至由此而導致了豎領(立領)的誕生。明代紐扣多用金、銀、銅等金屬或玉制成,樣式大小不壹,通常用於衣領的紐扣稍小,用於衣襟的紐扣稍大(也有大小相同的)。從結構來看,紐扣實際上分為“紐扣”與“紐門”兩個部分,原理與攀扣相同,扣合時,將“紐扣”一端的圓形突出部分伸入“紐門”的圓孔(實際是長方形的孔,長度與圓孔直徑相等,寬度則小於直徑)中搭平即可,反之亦能輕松解開。

 

明代紐扣的款式造型非常豐富,大多是帶有美好寓意的吉祥圖案,常見的有:蜂趕菊(唐《寒蜂采菊蕊》詩:遊飏下晴空,尋芳到菊叢。帶聲來蕊上,連影在香中。)、蝶戀花(《樂府詩集》:翻階蛺蝶戀花情,容華飛燕相逢迎。)、蓮生童子及葵花、靈芝、祥雲、福壽、卍字等。制作考究的紐扣還會鑲嵌各類寶石、珍珠作為裝飾。這些精致漂亮的紐扣也和其他首飾壹樣受到女性的喜愛與重視。《梼杌閑評》裏就有將紐扣作為禮物的描寫:“一個小廝將個小紙匣兒遞與壹娘……卻是一條白綾灑花汗巾系著壹副銀挑牙、一雙大紅灑花褶衣、兩副絲帶、兩副玉紐扣。”因為紐扣“生成一對相依靠”的特征,自然成為男女之間再合適不過的傳情信物,《掛枝兒》中也有這樣的曲詞:“機梳兒,是奴家親手做就。香茶兒並扣鈕,都藏在裏頭。送親親牢系著,休忘了舊。香茶兒禽在口,鈕扣兒在心頭……”

 

紐扣的使用與明代女裝的款式關系密切,穿豎領大襟襖時,只在領部綴兩對或一對紐扣,大襟仍用系帶;穿對襟短襖時,衣襟一般綴紐扣五對,如有豎領,領上另綴兩對。《金瓶梅》描寫潘金蓮的著裝:“上穿了沈香色潞雁銜蘆花樣對襟襖兒——白綾豎領,妝花眉子,溜金蜂趕菊紐扣兒。”明代後期,女性便服以豎領對襟長襖為主,領部綴紐扣,衣襟則使用系帶(戲曲中的女褶子仍保留了這種形制)。《牡丹亭》“驚夢”一出,柳夢梅對杜麗娘深情唱道:“和妳把領扣松、衣帶寬,袖梢兒揾著牙兒苫也……”如此直率、熾熱的表白,引發後人多少“反抗封建禮教”的聯想。

 

除了外衣,明代女性的貼身內衣上也使用紐扣,如《金瓶梅》裏西門慶第一次見到潘金蓮時,就被她半露的“酥胸”所吸引:“但見……玲瓏墜兒最堪誇,露來酥玉胸無價……通花汗巾兒袖口兒邊搭刺,香袋兒身邊低掛。抹胸兒重重紐扣香喉下。”這種風情萬種的形象,在明代繪畫中也能看到。

 

紐扣作為女性衣服的重要飾件,開合之間,總能勾起男人的遐思,因此文學作品中少不了要將它和女人的性感聯系起來,於是有了“軟抹酥胸,半亸蝤蠐,鈕扣微松。梨花帶露倚春風,似怯曉寒猶重”(《梼杌閑評》)之類充滿香艷氣息的描寫。《解人頤》中記載了這樣壹個故事:“解縉見女人衣衫上用九重鈕扣,作詩戲之曰:一幅綾綃剪素羅,美人體態勝妲娥。春心若肯牢關鎖,鈕扣何須用許多。”故事真偽不可考,但與其說是戲謔女子的過分保守,倒不如說是男人對“欲見而不可得”所表達的強烈遺憾。

明代七品命妇画像,白绫竖领上缀两枚款式不同的金纽扣(圆领上用的襻扣)

 

明成祖仁孝文皇后的大衫对襟上已开始使用纽扣

 

明世宗孝洁肃皇后常服画像中的纽扣(竖领以及大衫上)

 

明代陶俑比甲(背心、坎肩)上所缀纽扣

 

明 益宣王妃竖领对襟短袄竖领所用纽扣

 

金镶宝石蜜蜂花卉纹扣

 

金锭形纽扣 上海卢湾区李惠利中学明墓出土

 

梅花银纽扣(合)

 

梅花银纽扣(开)

 

民间收藏的蜂赶菊金纽扣 正面

 

明 金嵌宝蝶恋花纽扣

 

明 鸳鸯戏莲白玉纽扣——《梼杌闲评》:“却是一条白绫洒花汗巾系着一副银挑牙、一双大红洒花褶衣、两副丝带、两副玉纽扣。”

 


明嘉靖 朱察卿家族墓出土白玉圆纽扣

 

明万历 定陵出土嵌宝蝶恋花金纽扣

 

明万历 定陵出土嵌宝蜂赶菊金纽扣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