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探花郎汉服网!

砖画上的晋代汉服

来源: 汉服运动 作者:刘东浩 发布时间:2019-01-14 16:23:25

之前在参观国家博物馆时看到了一组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汉服砖画,特意拍了下来。感觉这是当时的人自己给自己的真实记录。里面有值得追寻的东西。

砖画上的晋代汉服

这张是南朝时期的王子乔与浮丘公画像砖于1958年在河南邓县学庄出土。画面左边吹笙的人是王子乔,右边的是浮丘公

当时初看到王子乔与浮丘公的名字,只感觉陌生又熟悉。陌生在从来没听说,熟悉在他们又像是刻文化里的一段记忆。这里面肯定有很神奇的故事。于是在网上查找得如下:



      王子乔是中国古代传说中的仙人,他的故事最早出现于战国时期,经过后人不断渲染、加工,内容越来越生动。在传说里,王子乔是周灵王的太子,原来叫王子晋。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吹笙做凤凰鸣”。《列仙传》上的这句话不太好解释,可以理解成一边吹笙一边学凤凰叫,也可以理解成用笙吹出一曲《凤凰鸣》,我们只能说他是一位喜欢凤凰的音乐家。这位音乐家整日游走在伊水与洛水之间,寻找心中的凤凰。有一天他来到中岳嵩山,遇见了早已成仙的道士浮丘公,于是随浮丘公飘然而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三十多年后,一个叫桓良的人在嵩山见到王子乔,王子乔对他说:“告诉我的家人,七月七日那天在缑氏山头等我。”到了那一天,王子乔果然乘白鹤驾临山顶,与大家挥手告别,然后又不知所踪。



原文:


  王子乔者,周灵王太子晋也。好吹笙,作凤凰鸣。游伊洛之间,道士浮丘公接以上嵩高山三十余年。后求之于山上,见桓良曰:“告我家,七月七日待我于缑氏山巅。”至时,果乘白鹤驻山头,望之不得到。举手谢时人,数日而去。亦立祠于缑氏山下,及嵩高首焉。妙哉王子,神游气爽。笙歌伊洛,拟音凤响。浮丘感应,接手俱上。挥策青崖,假翰独往。



译文:


   王子乔是周灵王的太子,名叫晋。喜欢吹笙,学凤凰的鸣叫。游戏于伊水和洛水之间,道士浮丘公牵着他的手上了嵩山,住了三十多年。后来,人们到山上来找他,他对桓良说:“请告诉我的家人,七月七日在缑氏山头上等我。”到了那天,王子乔果然乘着白鹤飞来,停在山顶之上,人们只能望见他却不能上到山顶。他举手向当时来看他的人致意,过了几天才飞去。人们在缑氏山的脚下和嵩山的顶上同时立祠奉祀他。奇妙王子乔,神游天地气度爽朗。吹笙伊水洛水间,拟音如凤凰歌唱。浮丘公受到感应,携手同把嵩山上。挥鞭策于青崖处,乘仙鹤独来独往。






     浮丘公或称浮丘子,或曰即壶丘子。传说中远古神仙,一说黄帝时人。一说周灵王时人。王子晋好吹笙,游于伊洛之间,遇浮丘公,乃引王子晋上嵩山修仙。




浮丘公典源


   《太平御览》卷四十六〈地部十一·江东诸山·黟山〉

   《歙县图经》:「北黟山,在县西北一百六十八里,高一千一百七十丈,礼乐水出焉。旧名黄山,天宝六年,敕改焉。案江南诸山之大者,有天台,天目,而天目近连浙江,天台俯瞰沧海江海者,实以地下为百川所归,然歙州则江之上游,而海上滥觞也,今计歙川之平地,巳合与二山齐矣,况其山又有摩天戛日之高,此则浙江东西宣歙池,饶江等州山,并是此山之支?明矣,其诸峰悉是积石,有如削成,烟岚无际,雷雨在下。其霞城洞室,符窦瀑泉,则无峰不有,若林涧之下,岩峦之上,奇踪异状,不可摸写,信灵仙之窟宅也。山中峰有溪,丘公仙坛,彩霞灵禽,栖止其上,是浮丘公与容成子游之处所。昔有人到坛所,忽见楼台焕然,楼前有莲池,左右有盐积米积。遂归引村人上取,了不知其处所。山下人往往闻峰上有仙乐之声。」 



故事传说:当时浮丘山下住有两个盲人,其中一个怕有五、六十岁了大家都叫他浮丘公;年纪轻的那个,二十多岁,叫做浮丘叔。他们两人总共才有一只眼睛,浮丘公双目失明,浮丘叔一双眼睛有一只残废。可是奇怪得很,剩下这一只眼却是两人共用,只要他们互相搀扶在一起,浮丘公也看得见路。于是他们经常互相扶着,到浮丘山后山砍柴割草,换粮食度日。每日都是天一亮就上山,到日落西山才回去,邻近的人看到这个样子,都经常施赠一些麦面、粟米给他们,可是每次得到施赠,浮丘叔都是先让浮丘公吃,而他自己却挑着重担,一步一踉跄地拉着老人回家去。

冬天,天寒地冻,寒风呼啸,他们照样背着柴刀,互相搀扶着上山来;夏天,烈日当空,一阵风,一阵雨,他们亦从未间断过。

山上到处都有他们的足迹,到处都洒下他们的汗水。邻居二叔婆看他们日子过得这么艰难,经常送一些麦豆给他们。这麦豆既可当菜,又可顶饱,浮丘公他们也很喜欢吃这种东西,只是拿得多,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自己也有手有脚,不能总依靠别人的施舍过日子?

有一天,二叔婆又送麦豆来,浮丘公说什么也不肯再收了。二叔婆却说:“大家是邻舍,我的就是你的,你们眼睛又不方便,这有什么关系?”浮丘公委婉地说:“话虽是这样讲,但你们种这些麦豆也很艰难啊!”这一说提醒了浮丘叔,他想;别人能种,我们为什么不能种呢?我还有一只眼可以看得见呵!于是他把这个想法告诉了浮丘公和二叔婆,把送来的麦豆收下来作种子。

第二年春天,他们又象上山砍柴割草时一样,互相搀扶着,到浮丘山上去开垦荒地。

这浮丘山,高不过一丈五、六,宽不过四百几步,哪有多少地方?能种植的别人早开光了,剩下东头一点地方,拨开表土,下面全是红色岩石,哪能种什么东西?可是没有别的地方,他们也只好在那里开荒了。浮丘公在前边掘,浮丘叔在后边种,掘一下,行一步,种一穴,摸一摸。别人一天种下三斤种,他们三天才种下一斤多。刚好那年又遇上天大早,谷雨都过了,还未见过一滴雨水。俗话说:谷雨无雨,交田还田主。这些旱坡地更加旱得厉害。两个盲人,就靠一只眼睛,摸着爬着抬水淋地,收工回来的时候,还要挑回一担柴草,换点油盐茶米,维持生活。

说来也怪,别人种的麦豆,虽然水多肥足,但结荚不多,据说是早先旱坏了,但他们两人种的麦豆,枝叶长得又黄又弱,却结满了一串串的豆荚;别人种的麦豆,开的是紫蓝紫蓝的小花,而他们两人种的麦豆,开的却是黄澄澄的金花。到收豆子的时候,奇迹出现了。别人收的是平常的麦豆,他们收的都是一颗颗黄灿灿的金豆。呵,连那些豆秆,也变成了红白相间的珊瑚玉树。人们传说:勤奋的浮丘公和浮丘叔得到仙人的助协,种成了金豆,后来他俩自己也成仙啦!

他们成仙以后,为了报答当年的施主,特别是二叔婆,他们把这些金麦豆撤到每家每户的门口,撒满了一街。他们肩上担的柴草,都变成珊瑚玉树了。就在当时便有童谣曰:浮丘公、浮丘叔,

两人同有一只眼,
撒豆成金无人知,
修道成仙越天年。
黄帝为寻找母亲,驾龙车继续南行,来到今天的湖南境内,龙车正行之间,在那道路中有两个蛮人阻挡在路中,四匹马飞奔而来,他们却毫无惧色。那马夫不得不赶紧急勒住马,停下车来。

黄帝问:“为什么停车?”
“报告黄帝,前面有两个蛮人站在路中!”。
黄帝听后,脸色一沉,立即拉开车帘,一看,原来是一老一少,两个瞎子,于是,命车夫去问问他们为什么挡住道路?
车夫领命后,跑过去怒斥道:“你们为什么挡住我们的道路?你们不要命了?”
老者却不慌不忙地回答说:“你快去告诉车中的黄帝,我们有要事相告!”


车夫不觉一怔,两个瞎子怎么会知道车中就是黄帝?他不由得大惊,急速回转来,报告给黄帝。嫘祖见卫士还没有赶来,立即劝黄帝不能去,要去她代黄帝去。可此时,素女却说:“大姐姐,你太多虑了,两个瞎子要见黄帝一定是吉事,没有凶险!”黄帝手据铜长剑,心想:即使两个瞎子想暗算我,我也能对付。于是由车夫扶下车大步走向两个瞎子。浮丘公见黄帝真的来了,便躬身一拜说:“浮丘兄弟有礼了!”

黄帝还礼。

浮丘公进言曰:“黄帝陛下,我们受师傅委托,前来告诉您:您母亲元天大圣后当年被我师傅救走了!”
“我母亲被仙师救到了什么地方?”
“我们也不知道!”
“仙师说过吗?我们母子什么时候能相见?”
“师傅说,等陛下完成了统一大业,百年升仙后便能母子相见!”
黄帝虽然不能母子相见,但知道母亲被仙人所救,他也就松了口气。但对蛮民们的抢母之仇恨并没有因母亲被仙人所救就消除了。

黄帝见浮丘公被他的弟弟扶着,而已经不太年轻的弟弟也就只有一只眼,再见他俩仙风道骨,绝不象一般的蛮民,于是,当即请他俩做他的巫师。


浮丘公兄弟马上便答应了下来,虽然,他们不再为糊口而操劳了,但一个人活着不仅仅是为了一口饭吃来填饱肚子,填饱了肚子,还得做一番事业,能跟随着黄帝,正是能实现他们的心愿的机会。后来,黄帝善待浮丘公兄弟,使他俩成为他沟通神灵的得力巫师,并被派往太行山麓神龙池为黄帝养神龙。



李善注引《列仙传》:“浮丘公接王子乔以上嵩高山。”唐李白《凤笙篇》:“莫学吹笙王子晋,一遇浮丘断不还。”唐刘禹锡《酬令狐相公见寄》诗:“何时得把浮丘袖?白日将昇第九天。”宋司马光《游仙曲》之二:“何时得接浮丘袂,沧海横飞万餘里。”参见“浮丘公”。2.复姓。汉有浮丘伯。见《汉书·儒林传·申公》。


2.png


南山四皓画像砖,南朝。1957年邓州兴修水利时发现一南朝壁画墓,1958年由河南省考古工作队发掘,因出土的墓砖侧面有墨书文字“家在吴郡”等语,故鉴定为南朝刘宋墓。墓室内甬道、墓室一砖一图镶砌的34种模印画像砖,填涂红、黄、绿、蓝、棕、紫、黑7彩,色泽如新。南山四皓画像砖便出土于这座画像砖墓之中。

南山四皓画像砖呈长方体,正面模印一幅人物画像。画面描绘四人皆长发垂于肩背,宽袍广袖,两两相向而坐,从右至左一人抚琴、一人吹笙,一人展卷、一人溪边濯足,神态怡然自得。画面中四人身后香草环绕,远处峰峦叠翠,林木葱笼,空中凤鸟盘旋,画面闲适恬淡,画像左侧书有“南山四皓”四字。





南山四皓,又称商山四皓,是我国秦末汉初东园公、甪里先生、绮里季、夏黄公四位著名隐士。“四皓”事迹的最早见于《史记·留侯世家》:上欲废太子,立戚夫人子赵王如意。大臣多谏争,未能得坚决者也。吕后恐,不知所为。人或谓吕后曰:“留侯善画计策,上信用之。”……留侯曰:“此难以口舌争也。顾上有不能致者,天下有四人。四人者年老矣,皆以为上慢侮人,故逃匿山中,义不为汉臣。然上高此四人。……汉十二年,上从击破布军归,疾益甚,愈欲易太子。……及燕,置酒,太子侍。四人从太子,年皆八十有余,须眉皓白,衣冠甚伟。上怪之,问曰:“彼何为者?”四人前对,各言名姓,曰东园公,甪里先生,绮里季,夏黄公。上乃大惊,曰:“吾求公数岁,公辟逃我,今公何自从吾儿游乎?”四人皆曰:“陛下轻士善骂,臣等义不受辱,故恐而亡匿。窃闻太子为人仁孝,恭敬爱士,天下莫不延颈欲为太子死者,故臣等来耳。”上曰:“烦公幸卒调护太子。”四人为寿已毕,趋去。上目送之,召戚夫人指示四人者曰:“我欲易之,彼四人辅之,羽翼已成,难动矣。




 “南山四皓”以其遁士脱俗的隐逸风度,以及适时出山辅佐贤君的事迹为后人所推崇,成为贤德高隐的象征,成为后世重复表达的一个题材,南山四皓的文化内涵也随着时代的发展,不断地拓展。本文所述王子乔升仙、南山四皓等形象集中出现在隐逸升仙题材中。南山四皓画像砖造型严谨脱俗、线条生动流畅,意趣盎然,渗透着自然之美。不同于汉代的德高贤达、匡扶天下的南山四皓的形象,邓县画像砖墓的四皓形象表现出的是一种卓然不群、飘逸不羁的精神气质。邓县画像砖墓位处南北朝政治地域的交界地带,墓中商山四皓的题材便是两晋南北朝时期盛行的隐逸风尚的渗透与体现。



 

以下几张有无命名:

 

 

这张像是仙人盛宴。

 

这张应是公子出行。从衣服上看裤子好像很特别。同时也说明古人也是有裤子的。所谓汉服没有裤子纯粹胡说。

 

这张应是举办说明活动,或是喜事或是庆典。

 

 

这张应是歌舞场景,右边两人在跳舞,左边几人在伴奏等。

 

 

这张跟上一张很相似。

这张发型很个性,右边两个共应是婢女,梳双丫髻。右一婢女像是拿的草席。左边两个像是大家小姐,头发直冲上天,倒显的很特别。右二手中是扇子,现在在古风圈也很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