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探花郎汉服网!

说说2018西塘汉服文化周同袍侮辱大明先帝事件

来源: 汉服资讯 作者:华研会 发布时间:2018-11-06 13:30:14

前天,在西塘,汉服文化周的活动中,出现了一件让人义愤填膺的事,那就是居然有一些号称是同袍的人在用极端下流的手段侮辱崇祯帝和永历帝。他们演绎崇祯帝吊死在煤山上,演绎永历帝被吴三桂杀死,在不同时间段一连演绎了五遍。他们狂笑,他们放荡,他们歇斯底里,他们还快意地在抖音上传播,唯恐天下不知道他们的壮举。可是,在现场,那么多次的表演,在一群同袍众目睽睽之下,居然没有人出来阻止,这真是万马齐喑究可哀了。所幸,他们的行为在网络上激起了众怒,于是西塘某某文化周的主办方赶快发出一纸声明,说他们的行为已经造成了恶劣影响,说将保留法律起诉权利。在现场看到这些行为的同袍也赶快纷纷点赞转发,以表示自己是清白的,是反对这种反汉服运动、反文明的行为的。

1.png

在当天,鄙人在微信朋友圈写了一段话,表达当时的心情:在一片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狂欢里,大明旗倒下了,鞑清复辟了!汉服运动搞到这份上,真是颠覆了一切人的三观。西塘某某文化周,最严重的问题不是动漫化娱乐化虚无化,而是一年比一年严重的鞑虏化。我就在想,经过十五年的努力,汉服运动确实取得了不小的成绩,特别是这几年同袍数量可以说是一日千里地在发展,并且各地政府也都开始大力支持汉服运动,各地商人也嗅到了商机纷纷参与进来。但是,汉服运动的初心还在吗?没有了初心的汉服运动还算是汉服运动吗?这个问题涉及到对当前汉服运动定位的问题,鄙人以为当前汉服运动的状态是:人数确实蓬勃发展了,产业也确实蓬勃发展了,传统艺术也确实弘扬起来了,但是我们的思想却几乎被清零了,我们的初衷也几乎已经不在了。虽然不少汉本位同袍还在矢志不移地坚持着,当前状态下,终究是寡不敌众。而且,从本次某某文化周那些心怀不轨的人侮辱崇祯帝和永历帝时现场看到的那些同袍集体无动于衷可以看出,当前不少同袍已经是不再有初衷或者不知初衷为何物的人,他们已经承担不起汉服运动的未来,他们只是我们的同路人,但绝对不会是同道。他们除了衣服和文艺以及面基和商业,其它一概不感兴趣。对于思想,甚至坚决反对。这已经是两条道路摆在我们眼前,这个分叉口,所有同袍都必将面临着抉择的问题,一个都不能例外。要么选择做文艺复兴、启蒙运动或者新文化运动一样的志士,那就只能耐住寂寞;要么选择无视一切,反对一切思想,继续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穿衣雅集面基娱乐或者是纯粹搞商业挣钱。空讲团结是没有用的,谁也没办法跟一些志不同道不合的人长久保持面和心不和。未来,必然是有的人从汉服运动中慢慢觉醒,从不是汉本位变成汉本位或者从不是文化派潜下心来慢慢学习变成真正的文化派;有的人则从汉本位或者文化派迅速蜕化成娱乐派,无所谓派。当然,我这里说的文化派指的是那些具有春秋大义但又潜心学术无意思想争鸣的同袍,而不是那些连基本原则都没有的似乎有点文化能够唬人的人。这类人本质上也是无所谓派,换句话说也就是故作高深派,或者可以直接说就是娱乐派,和韩寒一样的娱乐派。

2.png

以下再对本次事件做一些分析:

一, 本次西塘侮辱崇祯帝和永历帝的事件为什么会在网络上引起公愤呢?因为崇祯帝不仅是个有气节的皇帝,还因为他和永历帝的殉国是和满清入关联系在一起的,它标志着辉煌了五千年的汉文明迎来了最彻底的亡国亡天下时期。在满清统治的两百多年里,汉人变成了彻底的奴隶,汉文化也被异化改造成奴隶主和奴隶文化。所以,所有有热血的华夏儿女都是把这两件事当成是我们的国殇和国耻,把满清入关当成是我们的亡国期。这些人拿我们的国殇和国耻来侮辱我们,那就是挑战所有炎黄子孙的底线,是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极端挑衅行为。这种行为,本来就该天下人共击之的!

二,不少同袍给这些人开脱,说他们只是恶搞。就算他们真的是出于恶搞,就算他们真的是“同袍”,那汉服运动十五年了,居然能出现这种败类,而且不是第一回了,几乎每年都有那么几起事件,那足以说明汉服运动整个的价值观出现了何等严重的危机!那么多看到这个事件的同袍,统统变成鲁迅笔下的看客,这又说明汉服运动整体精神状态出现了何等严重的大倒退!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事件,它是一面镜子,照出了很多同袍的真实精神境界。如果汉服同袍还真是这个时代的仁人志士,那这个问题,便是不得不反思的问题。

三,事实上,这完全就是一件蓄谋已久的事,是一件刻意为之的事,是一件经过策划的用心险恶的群体性事件,他们的目标一是恶心参与汉服运动的同袍,二是用这种方式虚无化历史虚无化汉服运动,让汉服运动彻底变成一场无头苍蝇式的没有思想的运动。从哪里可以看出来呢?第一,他们不是侮辱一次,而是演绎了四五遍,如果是恶搞,怎么可能无聊透顶到这步田地?第二,他们侮辱的是崇祯帝和永历帝,而此二者代表的却都是汉人和汉文明的天崩地裂血史,这如果不是故意的,只怕连鬼都不信!第三,这次有一个最明显的细节可以说已经说明一切,那就是这帮人在演绎勒死永历帝的时候,把大明的旗帜给放倒了,而满清的旗帜却高高飘扬,而且他们无一例外都在高声欢笑,都在高声叫好。这就暴露了他们的身份。甚至某种意义上,他们就是故意暴露这个破绽的,他们想用这种方式羞辱汉服同袍:我就是明目张胆地来搞破坏,你们能拿我怎么滴?这就是一种蔑视,对汉服运动汉服汉服同袍的赤裸裸的蔑视。第四,今年上半年,有满遗张圈圈留着满清时代的辫子、穿着马褂跑到明孝陵去闹事,结果被人给剪了辫子,当时就有一堆满遗说,等今年西塘某某文化周和礼乐大会的时候一定要再去对活动进行搞破坏,看来最终他们还真来了。当时没几个人把这个事当回事,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不仅来了,而且他们还办得非常漂亮,成功地恶心了汉服同袍,成功地虚无化中国历史,成功地虚无化汉服运动,而且,还成功地大摇大摆地撤离了。以上四条就足见此次事件绝非恶作剧,而是这些人蓄谋已久策划出来的。他们终极目标就是再把汉人踩在脚下,变成奴隶。

四,若没有西塘某某文化周的“元清方阵”,哪怕有这些人来捣乱,也掀不起这么大的风浪,最多也就侮辱一次崇祯帝和永历帝,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侮辱。某某文化周的“元清方阵”可以说成功地虚无化了汉服运动,让很多汉服同袍不再有是非观,也不再坚守汉服运动的基本价值底线。它对汉服运动的破坏是空前的,是无以伦比的。西塘模式,代表的是虚无化汉服运动的模式,随着时间的流逝,它必将受到越来越多有识之士的批评与坚决反对。西塘某某文化周现在可谓是大红大紫,其热闹的程度堪称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热闹不代表着正确,鄙人敢断言,这种没有原则没有底线的活动是不可持续不可长久的。绚烂至极,归于平淡。没有原则性的一切浮华,终将始于热闹,终于沉寂。西塘某某文化周已经令汉服运动迅速地蜕化,已经让很多同袍特别是新同袍不知汉服运动初衷为何物,已经让很多活动跟他们的活动模式一样,走向虚无化、走向娱乐化、走向动漫化、走向影视表演化,走向庸俗化。这种情况不得到改变,那么汉服运动就会变成有服而无汉,变成一场纯粹的衣服运动。一切忘记初心的,终将被大时代淘汰,这是历史的铁律。西塘某某文化周,从价值观上来讲,可以说是对汉服运动的背叛。一切背叛,也终将不会善始善终。本次西塘主办方的官方声明,可以说是典型的甩锅,看不到任何的反思,反倒是做出了一副“义正辞严”的样,但是,甩锅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没有“元清方阵”就不会有如此严重的侮辱汉家先祖的事件,只要“元清方阵”在一天,这种事情就不可能会终止,而且乱象只会越来越多。乱象多了,想不崩溃,可能吗?

五、耐不住寂寞的,也担不起责任。一切向往浮华的,终将与浮华共同归于沉寂。在当前大多同袍都狂热支持西塘某某文化周的背景下,写这样的文章自然是不合时宜的,自然是要为人忌恨的,但那有什么所谓呢。义之所在,

 

“虽千万人,吾往矣”!

六、“反者,道之动也”,没有对汉服运动的背叛就不会有对汉服运动的重塑。所有汉本位同袍,都将参与进重塑汉服运动的进程,汉服运动本身最后也一定会被正本清源的。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背叛初心,必然不得始终。当天风扫过,一切浮尘必被扫清,万里皓月终将重洒大地。

七、妖言能够惑众,妖行也能够惑众,但当汉服运动逐步被正本清源,绝大多数的同袍必将重新回归到正确的轨道上来。鄙人相信,绝大多数的同袍,其初衷肯定是好的,也是希望汉服运动能够真正助力我们这个民族这个国家的崛起的,他们迟早都是会思考汉服运动从哪来要到哪去这个根本问题的。只要思考这个问题,就必然会反思当前的西塘某某文化周的。只要反思,就必然会认清某某文化周的问题所在,发现问题所在了,自然就会返本归正!

八、胜负是以几十年乃至上百年计的,绝不是三五年。太白说,“先花必早落”,遍观历史,那些早早得志飞扬一时者,又有几个人能笑到最后。为何笑不到最后?无非背道二字而已。本根不在了,枝上的繁华又岂可长久。“真理开始的时候总是静悄悄的”,汉服运动开始的时候如此,汉服运动再一次出发,对自己进行正本清源,同样如此。

3.png

 行文到此,可以做一个小结了。从本次西塘某某文化周侮辱汉家先祖的事件以及这些年以西塘某某文化周为代表的各类虚无化汉服运动的事件来看,我们汉服运动的初心还在吗?鄙人以为,我们的初心某种意义上几乎已经不在了,只有汉本位同袍和一些真正的文化派同袍还在坚守着。失去初心的汉服运动,绝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汉服运动。多数派如果失去道义支撑,其由盛转衰那就是必然的;少数派如果坚持原则不改,其由弱变强也将是必然的。阴阳转化,从古皆然。一切真同袍,一切真仁人志士,当以寻回此初心为要务,而汉本位同袍也是时候主动承担起为汉服运动本身正本清源的时代任务了!我们要有“不畏浮云遮望眼”的魄力,要有孟子“舍我其谁”的胆气,要甘于平淡,甘于寂寞,要勇猛精进,为汉本位的再次崛起引领汉服运动而奋斗毕生!迟早有一天,汉服运动一定会在所有仁人志士的努力下,洗去浮尘,遍照丽日的。这一天会太远吗?以当前的国际国内局势来看,不会太远了。中国要走向世界,引领世界,需要的是刚健的文化,而绝不会是浮靡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