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探花郎汉服网!

圆领袍:从异域服饰逆袭到中华官服

来源: 传统服饰 作者: 春梅狐狸 发布时间:2018-09-27 13:56:01

 

 圆领袍”是一种领口为圆形的长袍。如今它几乎被当作官服的代称,但凡涉及唐宋明三朝的文艺作品,无论戏曲还是影视剧,官员登场,无不是一身圆领袍的打扮。然而,如此“中国风”的行头,其实并不是中国土生土长的衣装。

“圆领”,指一种不包裹脖子的领型,在穿着者的领口右侧,往往缀一颗纽扣,而不用系带。

研究中国传统服饰的学者们一致认为,这种袍服源自异域。最初落脚在西北,而源头则可能是西亚——公元前6、7世纪的西亚文化雕塑上,就有类似服饰的身影。至于其故乡究竟在哪国哪地,则众说纷纭。有人主张是亚述帝国,也有人称,在古伊朗的米底王国、西徐亚王国的遗迹上见到过类似服饰,但至今也没有公认的答案。

新疆楼兰地区曾经出土过一件左衽手绘圆领袍,袖口窄小,收腰修身,其年代大约在汉晋时期。这件衣服虽有破损,但仍可以看出分片与后世圆领袍极为相近,手绘图案的风格,亦与克孜尔石窟及库木吐喇石窟上的壁画部分雷同。它或许正是圆领袍传入中国后的过渡产品,恰恰印证了此前学者们对传播路线的猜测。

新疆楼兰地区曾经出土过一件左衽手绘圆领袍

大概是借着民族融合的时代背景,这样一种连出身都语焉不详的“洋货”,竟然顺顺当当地在中国服饰体系中出现了,甚至几乎没有受到过任何争议,一步步成为了我们如今熟悉的模样。

头扎幞头、身穿圆领袍、腰系蹀躞带、脚蹬长靿(yào)靴,在大约1500年前的北朝后期墓葬里,壁画中的男子开始以这种装扮示人。尽管后来外形轮廓和装饰屡有变化,但这套组合搭配却几乎未变。此时的圆领袍,带着浓重的胡服色彩,身窄、袖也窄。依据北宋科学家沈括的解读,窄袖利于驰射,长靿则便于涉草。

而在坚守中原服饰习惯的南朝,则无论男女,皆穿交领大袖衣衫,鞋履翘头十分高大,以方便约束裙摆。士族文人对宽衣的追求,已经到了放荡不羁的程度。当时的南北对峙,从服饰上看,更像是两种着装习惯的对峙,是要交领宽衣还是圆领窄袍?

南朝竹林七贤画像砖

后来的历史我们都熟悉,固守传统的南朝在北朝的冲击下败阵,出身北周军功贵族的杨坚,建立了承上启下的大一统朝代——隋。

在中国历史上,这个短命的王朝始终难以被人忽视,因为它留下了太多影响后世的政治文化遗产,其一,便是将当时北方流行的圆领袍列入官服体系,后为唐代所继承。

《旧唐书·舆服志》载,“隋代帝王贵臣,多服黄文绫袍,乌纱帽,九环带,乌皮六合靴。百官常服,同于匹庶,皆着黄袍,出入殿省”。“常服”是一种主要在“常朝”时穿着的礼仪性服饰。圆领袍虽为胡服,但是在当时的民族融合背景下,特别是对有北方血统的隋唐统治者来说,以之为常服,却是最合适又最顺理成章的选择。

可能有人会说,《旧唐书》中并没有“袍”为圆领的具体描述啊,确实,不过只需对照图像史料,就不难发现圆领袍在唐代的流行范围之广,程度之深。譬如描绘唐太宗接见吐蕃使者禄东赞的《步辇图》,画面上的四个男人身份有别,却都是一身圆领袍的打扮。也许正因为这在当时太过寻常,以至于记录者连领部的开口方式,也没有刻意强调的必要了。

这股潮流并未将女性排除在外。陶俑、壁画乃至后世临摹的唐代画作上,都可以看到大量英姿飒爽的女子形象,她们身上的圆领袍,款式与男子一般无二。对于备受束缚的古代女性来说,这或许是一种宣扬权势的另类招数。而对于需要从更宏大的视角下来解读历史的研究者们来说,这又是性别、阶级、华夷之辨被平等化的一个象征。无论如何,当潮流如洪水般漫过,后世命妇及后妃的礼服也主要由“圆领袍”构成了。

莫高窟130窟,盛唐壁画,段文杰临摹

你不得不承认,时尚就是一次又一次的经典轮回。时至北宋,宽衣大袖之风又在礼服界强势回潮,圆领袍被裹挟其中,除保留了搭配组合和领型之外,已经很难看出胡服印记。再往后,明代文武官服饰的规定又承袭宋代,进而发展出用不同鸟兽代表不同等级的补服,且无一例外采用了圆领袍的形式。尽管这并非等级最高的礼服,却是当时使用频次最高的礼服。“圆领袍”于是成为中国古代官服最重要的标志。

它一路向东,一直影响到日本。日本公家服饰里有许多以“圆领袍”为基础的款式,比如天皇的便服“直衣”。只不过,日本圆领袍类服饰轮廓更为平直生硬,视觉上也显得膨胀。

这场异域服饰的逆袭,自然而完美。圆领袍尽管不是中国最地道的“袍”,但它的加入,却是我国文化多元性和包容性的最佳案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