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探花郎汉服网!

宋代婚礼事务的实用手册 ——评《婚礼新编校注》

来源: 古籍新书报 作者:颜敏翔 发布时间:2018-10-17 12:51:13

婚礼新编校注 

南宋丁昇之所辑《婚礼新编》二十卷,将宋代婚礼书仪及其他与婚姻有关典故文献,分门别类,抄纂成书,系为满足当时操办婚礼事务的实用需求而专门编纂的日用类书。丁昇之,因文献无征,其生平不详,大致生活在宋高宗至宋宁宗时期,由书中对婚礼典故的注释来看,丁昇之学识渊博,对四部典籍相当熟稔。

 

宋代曾经出现涉及日常生活多个领域的实用性类书,此类书籍相当于如今的指导攻略、办事大全,在当时人眼中并非珍贵可宝之物,故而大多不为士人与藏书家所重,流传甚鲜,存世者亦多残缺,甚至仅孤本传世。《婚礼新编》一书目前仅存南宋福建坊刻本,现藏中国国家图书馆。该书至元代已有残缺,虽经元人抄补,亦未成完帙,殊为可惜,所幸主体尚存。

 

《婚礼新编》前十卷是婚礼制度和婚礼书仪的分类汇编,尤以后者为重;后十卷系与婚礼相关典故的分类汇编,共分慎婚、杂仪、神话等,共四十四小类,因目录衍脱及原书残损,今本实录典故四百一十条。书仪作者多为宋代名臣、道学及文苑中人,书仪采用四六骈体文,讲求对偶、声律和用典,辞藻华美。同时,丁昇之对该书所录绝大部分书仪都进行了比较详细的注释,除了指明书仪所涉及典故的原初来源外,对书仪所关涉到的男女双方人物情况也择要进行了一些简单介绍。窃以为,前十卷的主要作用在于向当时读者提供书仪写作的范本,后十卷的主要作用则在于提供在书仪写作时可征引运用的典故。

 

宋代是我国古代类书发展的繁荣阶段,不论官方还是私家,都热衷投身其间,前者以《太平御览》为代表,后者以祝穆《方舆胜览》、陈景沂《全芳备祖》、王应麟《玉海》及佚名《锦绣万花谷》为代表。在类型上,宋代在综合性类书之外(如《太平御览》《玉海》《锦绣万花谷》),又产生了专门性类书(如《方舆胜览》《全芳备祖》),很大程度上丰富了类书的品种,《婚礼新编》即是其一。《婚礼新编》在编纂形式上,事文兼备,纲举目张,按图索骥,颇便检阅,是宋代专门性类书的代表作品,在中国类书编纂史上具有相当重要的地位。目前存世的专以辑录婚姻礼俗文献的日用类书,以《婚礼新编》为最早。此类书籍的产生反映了当时社会的实际需求,同时也为后世了解宋代婚姻礼俗、事务文书保存了珍贵资料。此外,在辑佚和校勘方面,《婚礼新编》亦有相当价值,既可正传世文献之误,又可补散佚文献之阙。

 

由于时代久远,书中辑录的大量婚礼书仪和婚俗典故已不为当代人所熟悉,原书漫漶之处颇多,作者引书又多有改动,为今人阅读使用《婚礼新编》平添了不少障碍。柳建钰先生立足文献,旁征博引,作成《婚礼新编校注》一书,除训诂名物外,还有如下两个特点:

 

1. 旁证他书,校核异同。《婚礼新编》虽然仅孤本存世,别无所依,然其所录书仪大多散见于各家别集,几经流传,文字传写难免有异。《校注》广泛搜罗传世宋人别集,校雠文字,判定异同,阐发《婚礼新编》在文献学上的价值。

 

2. 钩沉典籍,发明本事。《婚礼新编》所录书仪及礼俗,多涉及前代故事。《校注》参阅文献,对其中涉及的典故本事一一予以梳理。此外,所引书仪对作者名多著录官称,如陈县尉、黄知县、江宗院、李知县等,在当时当地或不难识别,对今人而言却难以明辨,《校注》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对此都进行了相应的考证。

 

 

《婚礼新编校注》是目前首次对有关婚姻事务的专门性类书进行校释整理的著作,对了解研究宋代,尤其是宋代福建地区的婚礼文书、典礼习俗都将大有裨益。


相关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