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探花郎汉服网!

浅谈中式嫁衣演变历程

来源: 月白中式嫁衣 作者:月白中式嫁衣 发布时间:2018-06-27 15:15:14

 华夏自古便是礼仪之邦,婚嫁更是国人一生中的传统大礼,也是我们五千年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几千年的婚礼史中,自周代礼服产生,婚礼服也应运而生盛行起来。古代传统婚服制式大致可以分成“爵弁玄端——纯衣纁袡”、“梁冠礼服——钗钿礼衣”、“九品官服——凤冠霞帔”三个阶段。隋唐之前,女性婚服多以“纯衣纁袡”为主;而唐代女性的婚嫁服饰则处于“钗钿礼衣”最具代表性的阶段;到宋代则在承接唐代钗钿礼衣的同时进入“大衫霞帔”初形时期,为明代的“凤冠霞帔”奠定了基础。清代出现了“黑褂红裙”这一满汉元素混合之物,民国则为旗袍的鼎盛时期,近代更是凸显了婚服逐渐西化的历程,而当代的中式嫁衣,我觉得是东方女性服饰文化艺术的结晶、秉承中国自古以来“天人合一”的穿衣概念,更是结合了当代社会背景所衍生的新中式嫁衣。接下来,在此简单地与大家谈谈中式嫁衣是如何发展的,将大家抽出对于中式嫁衣的模糊边界,形成一个较为清晰的认识,更能懂得中式嫁衣的美韵,和其所蕴含的文化价值。

周代

周代婚服

  周制时期发展尚简,婚礼也相对简单,没有后世的喧嚣与嘈杂,更加重视夫妻之义与结发之恩,注重“明媒正娶”。《礼记·昏义》载之:“昏礼者,将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庙,而下以继后世也,故君子重之。”“昏礼者,礼之本也。”由此得出,自古以来,婚礼不仅是个人的行径,更是”合二姓之好”的家族大事。

 

  周制时期以黄昏时分为吉时行婚嫁之礼,故称为“昏礼”,即“婚礼”。加之受“邹衍五行说”的影响,周代人穿衣多根据五行。且《周礼•染人》有云:“玄纁者,天地之色,以为祭服,天地之色玄黄,而玄纁者,天之正色而玄,地之正色而纁,法天地也,故礼服之重者莫不上玄纁下也。”即嫁衣的色彩在周代遵循“玄纁制度”,纁黄而兼赤为纁,如那落日余辉的色泽。与后来所崇尚通身红色的婚服颜色不同,这种玄衣纁裳的色彩更凸显其端正且庄重,有着神圣的仪式感。且根据阴阳五行思想,玄为黑色,五行属阴,故而在裳下缘注红色边,以喻天地阴阳调和。

 

汉代

汉代婚礼服

  汉代是深衣流行的时代,样式大致可分为曲裾和直裾。曲裾服多用于西汉早期,直裾服又称“襜褕”,与曲裾服的相同之处便是衣裳连接且被体深邃,只是衣裾的开法略有不同。直裾男女均可穿,但不能作为正式礼服。曲裾深衣不仅男女可穿,更是女子的常见服式。通身紧窄,行不露足,下摆通常呈喇叭状,充分勾勒出女性的柔美与优雅。

 

汉代新妇的嫁衣多采用袍制,延续周代的五行穿衣文化,婚服颜色依旧是玄纁风格。《后汉书·舆服志》记载:“公主、贵人、妃以上,嫁娶得服锦绮罗縠繒,采十二色,重缘袍。”伴随着汉代织染技术的空前发展,当时不仅能织出精美多样的花纹,而且也能印染出丰富多彩的颜色,用十二种色彩的丝绸设计出适合不同身份的人穿用的婚礼袍服,并且穿用五彩带和木屐,寓意前程似锦。

 

 魏晋

 魏晋婚礼服

  魏晋时期的女性服装包含有襦、袄、衫、帔、裙、两裆、裤褶等,服装样式宽博。上衣以对襟为主,领袖镶有织锦缘边。衣袖边缘常缀有不同颜色的贴袖。下身多穿条纹间裙,腰间以帛带系扎。南北朝以后受到北方少数民族的影响,服装样式开始由上长下短改为上俭下丰,由宽衣博带改为窄袖紧身。 

 

魏晋时期开始大规模盛行白色衣衫,颜色以素雅为主,即使在婚嫁宴会等重要的喜庆场合,也依然穿着白色礼服。《东宫旧事》载之:“太子纳妃,有白毂,白纱,白绢衫,并紫结缨。”如此大规模的崇尚白色,与当时玄学盛行、佛教的逐渐传播、道教所提倡的“以无为本、返璞归真、追求清新淡雅”的风尚有着莫大的联系。

 

 唐代

唐朝女士婚服

  唐代时社会安定、经济发达、民风自由开放,服饰艳丽华美,世人多以“盛世华服”形容唐代服饰,这也是唐代文化中最重要的标志之一。这一时期的女装充满活力,其主要特点为:款式优美华丽、雍容大度;穿着方式不拘一格、形式多样;装饰妆扮种类繁杂。襦裙、深衣、胡服成为唐代最流行的三大女装。

 

唐代女性婚嫁所穿礼服颜色复杂繁多,色彩搭配浓艳热烈,但视觉上依旧以绿色为主色调的。且唐代女性婚嫁服饰色彩给世人最大的印象莫过于“红男绿女”,即男着绛色纱袍,女着青质衣裳。《新唐书》记载:“庶人女嫁有花钗,以金银琉璃饰之。连裳、青质、青衣、革带、袜、履同裳色。”且从领型来看,唐代女性婚服多是交领或坦领襦裙,领缘层叠,纷繁华丽。穿着嫁衣的图案花纹色彩复杂,富贵华丽,寓意深厚,图案内容多以动物花卉为主,而牡丹因其花型饱满圆润装饰性强,又因象征富贵吉祥而受广大唐代女子的喜爱。

 

 宋代

宋代婚服

   宋代推崇儒家思想,强调伦理纲常,因此宋代服饰的最大特点便是儒雅化。相比于唐代服装的艳丽开放,宋代女性服装更加含蓄内敛,崇尚简洁自然,关注穿着的便利且不失礼仪,更凸显女性温婉雅致的气质。

 

宋代女性婚嫁服装在沿袭唐制的基础上,赋予自身的创新,较之唐代少了鲜艳明媚,更添庄重典雅,最具特色的便是“霞帔”的出现。宋代女性婚嫁服装形制多为大袖、下着长裙、外披霞帔。《宋史·舆服志》记载:“后妃大袖,生色领,长裙,霞帔,玉坠子;被子、生色领皆用绛罗,盖与臣不下议。”嫁衣多为瘦长、窄袖、对襟样式,左右对称严谨,领缘有较宽的缘饰,精致而简约。图案花纹风格细腻,造型细致,多为花鸟,但也出现了梅、兰竹、菊为代表的“君子花卉”纹样,寓意高尚的品格与气节。

 

明代

明代婚服

  明代时期,霞帔不仅逐渐在后妃和官员妻子中得到普及,更是以霞帔上的纹样来彰显其品级之分,分为翟纹、孔雀纹、鸳鸯纹、练鹊纹等。平民婚服也可著凤冠霞帔,但却有所限制。《礼部志稿》记载:“文武官命妇服饰用大衣霞帔,既合古制,霞帔以金绣为文为等第。若民间夫人礼服,惟以素染色,不同文秀。”规定民间女子婚服不得有纹绣,颜色必须以素色为主。

 

明朝女子衣裙衣摆由短及长,别与宋代的对领而以圆领为主,上衣身长三尺有余露裙二三寸,便是“花冠裙袄,大袖圆领”之装束。礼服多用纽扣,色彩及其纹样较为素净、淡雅。明朝后期,新妇服饰基本以命妇装束为主。《明会典》记载:“凡文武官常朝视事,以乌纱帽、圆领衫、束带为公服。”由此可见,明代的新郎婚服更接近于以常服而簪花披红的形象。

 

  清代

清代婚服

 

  清朝廷为缓和民族矛盾的心理,采纳明朝遗臣金之俊“十不从”条令,其中由于“男从女不从,仕宦从而婚姻不从”的条令,清代民间女子婚服得以沿用明代的婚礼服饰。清代旗女穿袍,汉女沿袭上衣下裳制,上着衫袄,下着裙或裤,上下衣互不连属,以云肩披着作装饰使用,寓意四方四合,八方如意。(参考《中国服饰史》第九节清代服饰)

 

相关知识